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论演技,我只服拿着1.3亿净身出户的他

时间:01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73

论演技,我只服拿着1.3亿净身出户的他

♪ 你如此特别,我又怎会失望 ♫每天上午9:30,伊姐在这等你文 | 伊姐(周桂伊) 杉姐2023年的最后一天,持续了四年的李国庆、俞渝离婚大战终于落下帷幕。李国庆单方面官宣,两个人已经和平分手。在访谈中他表示:现在离婚成功,感到非常轻松,可以重新开始爱情和家庭了。他在短视频里说,朋友纷纷发来祝贺,恭喜他离婚成功。此前,和他在直播间公费恋爱的叶璇,也高调发文庆祝。唯恐离婚消息不响。四年期间,李国庆和俞渝完全没有交流,全靠儿子和律师斡旋其中,才离成了婚。双方最大的分歧是,李国庆极力想离婚,但俞渝一直力证两人感情没有破裂。(2020年6月,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二次开庭结束后,俞渝戴着口罩,匆忙坐上车,她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,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声“谢谢”)证据包括:五一给她送过花、(和朋友)几个人一起出去旅游、朋友送的蘑菇分了她一半。俞渝以此为借口,不想离婚。但李国庆的态度很坚决,“不要老是瞎拖”,而且出去玩儿根本就没住一个房间。他痛斥俞渝“真恶心”,说国家婚姻法是个问题。当场向俞渝抛出橄榄枝,说“早晚读书”要直接收购“当当”股份,让她开价(“早晚读书”真没这个实力)。当然,他的核心观点,还是落在:平分股权天经地义。两个人离婚大战闹了这么久,俞渝不想离婚,当然不是舍不得李国庆,而是当当这个大财库。最初,当当在美国上市时,李国庆占股27.5%,俞渝占股5%。后来,当当私有化,夫妻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。再后来,俞渝建议各拿一半股权给儿子,股权转移之后,俞渝代持了儿子手上的股权,以64%的高占比,掌控了绝对主动权。手持27.5%股权的李国庆,自此萌生离婚的念头,因为只有离婚,才能扭转局面。这些年来,李国庆的离婚之心,昭然若揭。他在个人节目《言之有李》中,不停抱怨:● “离婚难啊”“证明感情破裂难啊”“恶心啊”“想吐啊”。● 但再难也要坚持到底,因为“一想要能离婚了我就兴奋地睡不着觉!”他在微博发布长文《关于离婚诉讼的公开声明》,揭露俞渝的种种恶行:● “分居两年零五个月、公开羞辱鞭挞我,诬告我甚至想让我锒铛入狱。”● “俞渝掀起的公众舆论,我李国庆岂止不配为夫,简直还不配为人。”● “俞渝在法庭上大秀恩爱,拒绝和她眼中的渣男我离婚。”因为离婚时间长,离婚闹剧多,离婚过程难,李国庆自称是“离婚冷静期受害第一人”。处处卖惨,表演欲无比强烈。法院最终宣判结果是,李国庆与俞渝平分了1.3亿美金(约4.6亿人民币)后,前者放弃当当网的控制权。钱到手了,但李国庆的这场表演,一时半会儿,还停止不了。李国庆一直标榜自己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,没有企业,也没有家,年近60到了人生的低谷。而俞渝,就是夺走他一切的“致命女人”。现在回想起来这段婚姻,李国庆甚至连最初他向俞渝求婚,都不肯承认了。但明理人都知道,没有俞渝,哪会有李国庆?彼时,李国庆是北大高材生,他开过广告公司、出租车公司、音像公司、卖过书。但毕业十年,能力始终配不上野心。只有谈恋爱还行,在采访里说自己30岁之前谈了6个女朋友,从来都没有空窗期。而俞渝,已经是华尔街投资行业的女强人,工作能力极强,被美国人称为:推土机一样的女人,华人之光。李国庆自己承认,追求俞渝的男人,都是开私人飞机的那种。所以,两个人的婚姻,在最开始,就被贴上“不配”的标签。很久之后,俞渝在采访中承认,当时,她在事业上的收获已经足够丰沛,但独自在异乡常年超负荷工作,加上女性年过30的危机感,让她忽然生出前所未有的空虚感。俞渝大概是平日里接触的男性都太优秀了,从来没碰到过李国庆这种类型的。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,俞渝一直发言,李国庆拿个小本子在旁边记,让她觉得格外可爱。之后,两个人认识三个月就结婚,婚后三个月怀孕,第二年一起回到国内,第三年创办了当当。婚后的俞渝有段时间把重心完全放在家庭里,她说自己当时根本不想创业,是因为李国庆选择创业,她才责无旁贷地帮他。李国庆说需要300万美金,俞渝马上拉来了620万美金。2000年经济危机,俞渝成功帮助当当渡过难关,并在2003年拉来老虎基金1100万美元融资。2010年,当当网在纽约上市,市值超过16亿美元。那一年,当当网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,网上销售业绩淘宝第一,当当第二。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曾公开对李国庆说:“你对资本一窍不通,你命好,有俞渝。”刘强东也投来羡慕眼光说:“你看看你老婆,纽约大学MBA,又是华尔街回来的,能帮你做事业。”明眼人都知道,当当能上市靠的是俞渝,偏偏李国庆看不破,或者说看破也不想承认,非要摆出一副“自己是皇帝,俞渝是上不得台面的家庭妇女”的姿态,处处指手画脚。最后公司高层不得不一致决议:李国庆不再管理当当,但办公室保留,司机秘书保留,工资待遇保留。李国庆在节目咬牙切齿摔水杯那段,就是因为谈这件事。这件事情刚刚被曝出时,还有很多人诧异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国庆的价值观,越来越像鬼故事。他把自己成不了刘强东和马云的原因,归结为“我连自己的老婆都搞不定”“俞渝没有给我洗过袜子”。他还明确表示过,他一直想把俞渝拉回家生二胎,结果因为董事会的决议,没干成,最后养出一个武则天。他在微博点评热点事件。吴秀波出轨被实锤,李国庆说,吴秀波道歉诚恳要原谅他,是大家不够宽容。作家六六丈夫出轨的时候,李国庆评论道:“都要接受:外面彩旗飘飘,家里红旗不倒。”气得六六发了一篇长文,直呼他为“婊人”。最令人汗颜的一次,是2018年,刘强东因为性侵事件被捕,李国庆恬不知耻、轻描淡写地说,只是“婚外性”“对老婆伤害低”。当当不得不马上发公关表声明:李国庆已离开当当管理层,不要因为他的个人言论,倒了读者的胃口。2010年,李国庆与摩根士丹利的女员工“大摩女”在网络上开战。结果,偷鸡不成蚀把米,“大魔女”一气之下曝光了李国庆的黑料:“李国庆创业十年负盈利,四处磕头,毫无威信。”“俞渝替李国庆还了很多债,资本看好的是俞渝,不是李国庆。”“没有俞渝,李国庆就是个垃圾。”这场骂战直接导致当当2天蒸发了27亿股票市值。李国庆没能力,还四处给当当惹事,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。2020年,他带着几位彪形大汉,去当当抢公章的视频,再次令全网哗然。(李国庆后来在直播间重现“白天绑在裤腰带,晚上放被窝里”的画面)而俞渝,因为被李国庆四处抹黑,仅仅在朋友圈发过“李国庆,我要抓破你的脸”之后,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。当被问到“现在还是朋友吗”,李国庆说当然不是,舆论上这么攻击我,诽谤我,还做朋友,那叫是非不分。恨劲儿已经过去了,对我来讲已经很久远了,更何况我一心往前跑。李国庆这几年,确实是一心往前跑。他的早晚读书没有起色,就开始转行做直播。他早就嘲讽过罗永浩:如果一个企业家做自媒体、挣广告费或者带货,我觉得很荒唐。但李国庆说话向来不能信,很快,他就开始了自己的直播首秀。产品包括纸质书、“早晚读书季卡”、“李国庆创业大课”、“李国庆亲授跳槽宝典”、“李国庆午餐”等,但售卖情况惨淡。唯一亮点是,凡客总裁陈年作为“神秘嘉宾”现身直播间时,凡客45元买一送一的纯棉T恤,销量为1828件,成为直播间的“销冠”。但这个现象,在去年11月份,有了质的扭转。李国庆开始在淘宝卖酒,整场销售额突破1亿元。大众为什么愿意买单了?总结下来原因有两个。一、李国庆开通了抖音账号,长期做短视频攒人气。他不再以“大佬”的身份自居,他说自己企业没了,家也没了,是最惨的人,但不卖惨。但话音刚落,他就开始哭穷。说自己没钱,连儿子的礼物都买不起。说自己能屈能伸,是大丈夫。说别人都朝他扔泥巴,但他偏要拿泥巴种荷花。他坐在车上,不止一次地追问,自己的努力拼搏,凭什么会得到嘲笑?仔细看,脸上甚至还有水?那该不会是泪水?他自问自答,官宣中国最惨的企业家,就是他本人。蹲在客厅打包行李,字幕是“由于企业没了,家也没了”,穿着军大衣吃路边摊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,他被俞渝赶出家门,无家可归,露宿街头的样子。很多视频中,李国庆都展示了落魄的一面,蹲在路边或者野草地里,感叹命运不公。被商家锁在仓库里,只能在仓库睡折叠床,说卖完货才让走。他一边挤在地铁看书,骑共享单车,一边坐在自己的奥迪Q7里,泪流满面,然后疲惫不堪捂脸,那画面堪比偶像剧。他挤地铁看书,吃路边摊,然后抱着老板的孩子说:“你毕业之后上北大,咱就别炒菜了。”老板:???对了,他一个人输液挂水的手部特写,还被网友留言反问:“为什么无名指戴着戒指?”该不会是还暗恋着四年都没说话的俞渝吧?这种惨,用静态图和语言,怎样表达都是无力,放点动图。他惯用剪辑方式是先在纽约敲钟,之后就坐在草堆或者路边了,主打一个反差惨。这一边大口吃煎饼,一边抹鼻子的动作,真打工族了,但就想问一句,为什么吃煎饼还要拿筷子?甚至,还有更痛苦的暴风哭泣镜头。短视频的配乐也相当加分,大都选择当下流行、凄凉又励志单曲,比如《像我这样的人》《可能》《我记得》等等。直播带货的台词,也都蹭了离婚、离开当当的话题。卖酒就说,曾经我也在谷底,但现在我在茅台镇的山顶。卖茶叶的时候,他说“茶如人生,沉沉浮浮,沉时坦然,浮时淡然”。卖书的时候,他形容自己是“万书丛中过,片书不沾身”。离婚后,他跑出来第一个官宣,在2023年的最后一天上了热搜,但热搜很快被跨年消息压下去。他坐在“解忧”酒馆谈离婚后的心情,刚开始觉得他挺不开心。结果几句过后,画风一转,“钱和股权的事说清楚了吗?想听更多,来我直播间聊聊”。李国庆式的惨,明眼人都明白,大家只是看个乐子罢了。老李什么都没了,就剩账上趴着的几个亿美金了,惨啊。确实惨,惨得不止亿点点。吐槽大会上,李诞也真诚地问过他:“你对净身有什么误解,你这身体也太不干净了。”二、人被骂久了,都会有进步,李国庆也是。这两年,他干脆把封建直男那一套收起来, 安心做一个人畜无害的傻白甜。前段时间,他趁着直播,和女明星叶璇炒绯闻,叶璇自称“庆嫂”,把两人的直播,说成是“约会”。在直播间,两人像热恋情侣一样相互依偎,甜蜜比心。李国庆当众大聊财产分割,情话是“我不抢公章,我只抢你的心”。女方则拿身体说事,一会儿要打通房间,一会儿当众状告李国庆“袭胸”。甚至还趁机推出了“恋爱特辑”。我记得李国庆之前信誓旦旦跟俞敏洪说过的,不找比自己年纪小的,因为没有共同的精神世界,彼此没回音板。算了,我记不记得也不重要,毕竟李国庆自己都不记得。但网友的反应,也无奇不有。有人怀疑叶璇被“下降头”了,想问问李国庆的“尖锐湿疣”(俞渝说的其实是梅毒)治好了吗。也有人真的嗑起这对CP。总之,互联网的流量密码,是被李国庆玩儿明白了。很多人看到两人的离婚消息后,都在恭喜俞渝。但如今,李国庆拿着1.3亿美金的分手费,不用养育孩子,后半辈子都保持优渥的生活水平,早就没问题了。偶尔在短视频、直播间演演戏,带带货,搞搞暧昧,生活其实还挺惬意的。毕竟,也没多少道德感和责任心,根本不会成为婚姻破裂后自我审判的那一方。反而是俞渝,因为长时间与李国庆的开战,导致当当长期处于动荡摇摆之中,伤了元气 (当当职员曾在公开信中提到:“夫妻争产,原属家事,外人本不宜置喙,讵料竟演成旷日持久高潮迭起之狗血剧,满村争说李俞事,举国群众尽吃瓜,社会观瞻殊为不堪”) ,再加上这个时代对图书生意不再友好。俞渝任重而道远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